来自 养生 2021-08-31 21:07 的文章

房产周转潮来了,有人宁愿降几十万工资也要转

我们就像从风中掉下来的猪。过去,我们习惯了高薪,但现在我们不得不低着头开始学习。”一位刚离开房地产行业几个月的前房地产经纪人说。
 
对于房地产开发商来说,躺着挣钱的黄金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了。房企的组织架构越来越精简,学校招聘也在萎缩。许多看到这一趋势的人都在寻求转行。
 
虽然目前房地产、金融、互联网作为中国三大高薪行业的格局还没有改变,但一个新的现象是,一些房地产业主自愿减薪,去他们眼中的“新兴行业”或“稳定行业”。
 
“也许我厌倦了房地产圈的没落和动荡的感觉。最近几个月,我身边很多人转投互联网和国企,即使有很多人付出20到30万。”千亿房企员工张巍 ,最近突然感受到了跳槽的新趋势。
 
“数亿年终奖”“1987年房企千亿总裁”“200万挖不到一个副总裁”“承诺过亿的顶层收入”……五年来,在不断扩张的房地产行业中,出现了令人拍案叫绝的创富故事。随着房地产行业规模见顶、市场走弱、融资收紧,巨大的人才泡沫终将被戳破。
 
最新的年中报告数据显示,领先的万科(000002)员工数量从13万的峰值大幅下降,近一年公司员工数量下降了20%;景泰富、R&F、泰和等房地产企业的员工数量每年下降30%以上。此外,据机构统计,大部分上市房企薪酬总额增速持续收窄。2020年人均薪酬首次下降,高管薪酬同比下降5%。
 
管培生输了
 
毕业于名校的“90后”叶,最近选择离开华东某知名房地产公司。回想起2018年在房地产公司当管理实习生的场景,她轻轻叹了口气。
 
“当时房企的招聘非常火爆。研究生月薪2万多起步,还有很高的住房补贴。管培生的晋升渠道很明确。说教的案例都是由高管亲自讲授的。如果你不到30岁,你可以做到。线路负责人、城市负责人、总经理助理。”叶对说道。
 
萧也进入公司后经历了轮岗和外派项目,随后上岗从事房地产企业的核心营销管理工作。在过去,这几乎是一条平坦的名利之路。
 
然而,她也经历了996甚至007的繁忙项目,部门内部的明争暗斗和竞争,身心俱疲。终于在2021年,她下定决心离开。
 
“离开的原因肯定有很多。例如,我不能接受常量赋值。作为一个女孩,我想稳定地呆在一个城市,为我的生活做一些计划。房企别看很多总部在上海,但项目都在外地。年轻人希望得到提升,不得不接受长期任务。”
 
对于叶,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不再看好房地产行业。“我还年轻,不能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夕阳产业上,所以在找工作的时候就跳出了房地产。”
 
但是,叶的营销经验和房地产企业积累的资源、人脉,在其他行业似乎没什么用。她最想进入的互联网巨头没有对口的工作。她在一家房地产企业工作了近三年,打包的年薪已经超过了35万,但最后却跳槽到了一家创业公司,能给的年薪只有18万。
 
叶对的经历并不以为然。毕业于国外著名大学建筑系的文艺,最初是以管培生的专业身份加入一家港资房地产企业,也参与了房地产企业的几个知名项目。工作三年后,港资房地产企业在内地的投资规模一直在萎缩。
 
“看到项目越来越少,我意识到留下来没有未来。”伊万认为港资房企在内地太保守,于是转投发展迅速的民营房企,结果好景不长。不到两年的时间,这家民营房地产企业虽然表面上业绩有所上升,但内部却知道其经营状况并不好。年底还偷偷裁员,年终奖没发。
 
这一年,文怡凭借着国外的学历,终于进入了一家与房地产无关的外资企业。工作多年后,他只能换一份同工同酬的工作。
 
寻找新的高地
 
“最近,很多人都去了互联网大厂。我们公司的一个区域人力上个月去了阿里巴巴,几个人力管理专业的学生也跟着去了。”张巍 ,一家千亿房产公司的中层员工,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虽然互联网行业不断动荡,阿里、腾讯、字节等大公司深受舆论质疑,但在地产人眼中,互联网平台庞大且仍在崛起,比房地产行业更具可能性。
 
“互联网巨头很难让房地产开发商进入。人力和财务岗位最容易切换轨道,因为很多东西都是有联系的;喜欢房地产、土地投资、营销等核心岗位。,离开房地产圈也没用。虽然互联网也做营销,但概念完全不同。”上述房地产企业的员工说。
 
即使你进入了大的互联网公司,房地产人也需要低头学习,真诚地去适应新的环境。
 
华东某房地产公司的一名员工说,身边的朋友花了很多钱才搬到阿里。比如全家从上海搬到杭州,年薪也下降了,得从头熟悉。
 
“互联网黑话、用户思维、扁平化管理与房地产有很大不同,互联网也参与其中。我的朋友觉得离开房地产后,他受到了‘打击’。”
 
除了雄心勃勃的大型互联网公司,还有一群想通过换工作“躺平”的房地产人。
 
房地产行业虽然拿着高薪,但却疲惫动荡,工程节点和营销节点铺天盖地。如果任务没有完成,很有可能整个团队都会被老板干掉。同时,近两年楼市调控越来越严厉,房地产行业在政策下走得很辛苦。
 
因此,一些受够了节点焦虑、政策打压、行业动荡的房地产人,希望在央企或国企找工作,虽然钱少,但稳定。
 
“这次降薪跳槽是肯定的。在这个水平上,一般的房地产公司年薪可以开到60-80万,但国企最高会有30-40万。”一位在房地产企业资产管理岗位工作近9年的中层人士告诉CBN,她之所以选择在国企转岗,是因为房地产行业太动荡,她也希望以后能多陪陪家人。
 
奉承正在消失
 
当房地产行业的泡沫被吹起时,一个巨大的人才泡沫诞生了。
 
“几亿年终奖”“1987年房企千亿总裁”“200万挖不出副总裁”“承诺过亿的顶层收入”……这些都是近五年房地产行业的致富神话。
 
2017年,突然,很多民营房企高喊千亿、三千亿的目标。他们高速扩张,在全国各地建设新区,创造了大量的“80后”区域总量。也有不少本土房企把总部搬到上海,到处挖总裁、副总裁、财务总监,这些人的社会地位也在不断提升。
 
坐在中华大院,每天采访20多位高管的太和黄其森曾反思:“千亿房企更多是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的产物,我们赶上了好的红利,而不是个人多了技能。房地产存在泡沫。最大的泡沫在人才。这东西是时代的英雄。”
 
美好的时光没有持续多久。随着近三年房地产行业的低迷,不仅地产圈总裁和区域总过剩,各房企也纷纷裁员,“有先见之明的人”主动逃离地产圈。
 
根据财务报告中的数据,头部房地产企业的员工数量已经从近三年超过13万的峰值大幅下降。
 
截至今年6月30日,万科注册员工人数为10.58万人,较去年同期的13.35万人减少20.7%。
 
深陷危机的恒大没有披露今年的中期报告。去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恒大共有员工12.33万人,较2020年年中的13.16万人减少约8300人,半年减少6.3%。
 
R&F集团的全职员工人数在一年内减少了37.6%。2019年底,全职员工有6.23万人,到2020年底只剩下3.89万人。R&F在其年度报告中解释说,员工数量的减少是由出售物业管理公司造成的。此外,遭遇债务风暴的泰禾集团,去年员工仅6000人,同比减少31.5%;祥生控股去年裁员23%;合肥景泰富下降47%。
 
不仅员工大幅度减少,房地产行业的工资也越来越低。
 
据Cree研究中心统计,80家典型上市房企薪酬总额增速连续三年收窄,2020年人均薪酬首次下降,50百分位值为18.3万元/年,高管薪酬同比下降5%。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0-2019年,非私营单位中,房地产薪酬排名从第12位下降到第14位;在私营部门,房地产工资排名从第5位下降到第6位。
 
但总的来说,房地产仍然是“死骆驼比马大”。据嘉里统计,2020年46个城市房地产行业(不含销售代理和物业)平均薪酬将达到1.4万元/月-1.5万元/月,高于46个城市社会平均薪酬的1.7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