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11-06 13:44 的文章

26万亿元净值转型倒计时;银行的金融稳定性;临

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的结束临近,银行正在推动理财产品的净转型。银行业登记托管中心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金融市场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净值型产品规模稳步提升,占比86.56%。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根据资产管理新规要求,部分银行已“提前交稿”,主要有苏州银行(6.780,-0.03,-0.44%)、南京银行(9.440,-0.15,-1.56%)、泸州银行等。此外,多家上市银行披露的三季报显示,其产品净值占比超过90%。
 
分析人士指出,城市商业银行存量资产相对较少,“船小易掉头”;但国有银行存量资产过大,特别是过去大量配置长期非标资产时,过渡期前自然难以消化,净值型理财产品规模相对较低。然而,在财务管理整体净值化之后,如何管理资产端,提高客户接受度,是银行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净值型产品规模占比86.56%。
 
根据资产管理新规要求,金融机构应对资产管理产品实行净值管理,其中理财产品应在2021年底前转为净值。
 
银行业登记托管中心发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金融市场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共有337家机构存续金融产品,存续规模27.95万亿元,同比增长9.27%。净值型产品规模稳步提升,占比86.56%,较去年同期提升26.08个百分点。同时,新产品规模稳步提升,老产品加速退出理财市场,理财市场转型进程有序推进。上市银行在三季报中披露的相关数据也与这一趋势一致。其中,南京银行预期收益理财产品于9月30日清仓,截至今年9月底,南京银行净值型产品占比100%。截至今年9月末,杭州银行(14.300,-0.10,-0.69%)、长沙银行(7.730,-0.08,-1.02%)和上海银行(7.250,0.00,0.00%)三家城市商业银行已达到新资产管理规定的要求,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分别达到96.68%。10月18日,九江银行发布公告称,上一期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到期兑付,理财业务整体净值化转型顺利完成,股票型理财产品净值率达到100%。
 
相比之下,股份制银行与国有银行之间的理财产品股权转化较为缓慢。对此,融360数字技术研究院分析师向记者分析,城商行存量资产相对较少,部分大型城商行理财转型活跃,起步早、进展快,理财产品净值比率处于行业上游水平;国有银行存量资产过大,特别是过去大量配置长期非标资产,在过渡期前自然难以消化,净值理财产品规模相对较低。
 
中和梁元高级研究员薛敏也指出,库存理财产品越多,处置难度越大。城商行原有理财产品的客户数量远远少于大型国有银行。但是现在大银行发行理财产品的品牌优势和销售优势已经成为其转型的劣势,所以在转型方面,不如城商行有效率。
 
针对这一问题,溥仪标准研究院研究员李补充称,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面临的困难在于自身财务管理规模较大,不符合新规的旧资产规模较大,短期清算任务艰巨。市场整体仍面临投资者刚达到预期、新产品被市场接受、净值产品估值管理、流动性管理等困难。
 
“从此前的情况来看,预计今年年底前,大部分银行机构都能如期完成整改任务。”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检察官、办公厅主任王超迪近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些尚未整改的资产主要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本补充工具和非上市企业股权,普遍呈现期限长、流动性差、估值难的特点。对此,中国银保监会将督促相关银行机构在总行层面设立专门账户,逐一锁定明细计划,采取集中统一管理措施、单独统计、严格问责等管理措施,积极采取各种处置措施,减轻压力,确保尽快完成处置。
 
研究、教育和风险管理的三大挑战
 
事实上,今年下半年以来,监管部门频频发文或作出重要安排,稳步推进银行理财向净值化转型。
 
8月,据相关报道,监管机构对6家国有银行及其理财公司提出两项安排:除严格按照现行监管规定使用摊余成本计量外,2021年9月1日后理财产品新增直接和间接投资资产的公允价值计量应优先采用市场价值法,暂不采用成本法估算非上市企业股权以外的资产。对于已采用成本法估值的理财产品股票资产,应在2021年10月底前完成整改。
 
9月,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理财公司理财产品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理财公司承担理财产品流动性风险管理的主体责任,建立健全理财产品流动性风险管理体系,确保理财产品投资运作稳健、净值估值公允。
 
10月,监管再次对现金管理理财产品“亮剑”,要求相关理财子公司降低现金管理理财产品的规模和比例。
 
资产管理新规过渡期后,理财将全面进入净值时代,产品净值波动将是常态。总的来说,华泰证券(15.490,-0.10,-0.64%)研究所副所长张继强指出,未来理财发展将面临诸多挑战:一是理财向净值化转型后,将面临客户接受度问题,银行理财的规模和发展难度将越来越大;二是净值化转型后,理财难度大幅提升,特别是增加“赎回”维度后,银行理财的市场化程度、人员配备、投研能力和IT系统明显面临更大挑战;第三,净值转换后的赎回风险关系到金融稳定。市场一旦转向,赎回压力导致“净值下跌-赎回压力-被动卖出-净值下跌-持续赎回”,形成负反馈。考虑到该行财富管理规模近26万亿元,如果遭遇赎回,将是对金融体系流动性和稳定性的一大考验。
 
还应该注意的是,薛敏承认,该银行的大多数客户风险偏好较低。目前,现有净值理财产品占低风险产品的2%,中低风险产品的90%,中高风险产品的8%。“随着投资者教育的逐步完善,客户的风险偏好会逐渐分化,未来会出现中风险和高风险产品。这实质上对银行的资产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银行要扩大自身能力边界,拓展产品类型,满足客户需求。”
 
张继强还指出,由于净值型产品没有预期收益率,且收益波动较大,现有投资者接受度不高。传统理财客户往往习惯于旧理财产品“刚换”和稳健的特性,但这与净值的大转型方向相冲突。长期以来,预期收益产品强化了投资者对理财刚性赎回的错觉,导致投资者普遍偏好期限短、隐含赎回的产品。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约研究员任涛认为,随着以公允价值计价的净值型产品比例的不断提高,投资端底层资产的波动会相应传导到产品端,因此金融市场的大幅波动必然会加大理财产品净值的波动幅度。特别是加强“自益自担”的投资者教育,加强理财产品的信息披露和风险揭示,做好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也是破发新交的要点。
 
“理财子公司承接母行全部资产管理产品后,权益类资产配置比例将进一步提升。”刘银平还指出,理财产品全面净值化转型后,银行在资产配置方面应充分满足新资产管理规定的要求,如非标资产在期限内不得错配,配置比例不得超过相关规定。
 
投资方面,广发证券固定收益团队(19.800,0.18,0.92%)指出,理财净值化转型后,市值计量可能会加大理财产品净值波动,银行可能会偏好短期、高等级证券进行理财,以降低估值波动风险。另一方面,监管对现金管理理财产品的态度变得更加严格,不允许期限错配,长期债务的配置空间将进一步压缩。
 
对此,李建议,在净值转型背景下,为满足市场预期,银行理财产品的投资范围需要拓宽,包括股票和权益。在固定资产配置之外,财富管理要借助MOM、FOF等模式,加快权益市场布局,强化收益,进一步丰富财富管理产品线,满足投资者多元化需求。随着“双碳”目标的提出,理财也将加大绿色资产配置,逐步完善ESG投资框架,资产配置领域多元化。
 
展望未来,张继强认为,银行理财产品体系将呈现稳健创新的格局:借鉴国际经验,推出覆盖客户全方位资产管理需求的产品;收款和现金管理是财务管理的主要产品,主要基于银行的风险偏好和信用研究能力。非标准成熟度匹配产品仍有一定优势。基于商业银行传统信贷业务优势的非标投资,在解决期限错配和破发新交两大难题后,仍将是银行理财的重要资产配置方向和特色优势。根据不同客户需求打造差异化净值产品,针对主流客户重点关注低风险现金管理或固定收益净值产品,针对高净值客户尽量联动贵金属、大宗商品、外汇等结构化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