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8-18 14:28 的文章

枢密院10号:美国在路上花了多少钱?

“美国与塔利班达成协议”!当世界目睹喀布尔机场发生国际灾难时,好消息终于传来,塔利班承诺不会袭击喀布尔机场,而喀布尔机场实际上是由美军控制的。该协议是在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亲自与塔利班高级官员举行会谈后达成的。五角大楼发言人柯比16日拒绝透露谈判的任何细节,只表示麦肯齐警告塔利班,美军将在必要时采取行动保卫机场,“任何干涉民众通过喀布尔机场撤离美国的行为都将遭到美军的攻击”。
 
 
蒙羞的美国仍在努力为自己寻找一个位置。自然,这种自命不凡的说辞就被忽略了。那一天,很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为了安全疏散民众,美国给塔利班多少钱买了这条路?
 
1.为什么塔利班和美军在喀布尔“互敬如宾”
 
美国和塔利班达成的协议至少是一种默契,这是人们早就预料到的。
 
起初,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撤离没有紧迫感。所有人都认为塔利班还很遥远。直到8月13日,疏散才通过民用航班从喀布尔国际机场进行。
 
执行美军撤离任务的先头部队直到14日下午才抵达喀布尔。在简单完成部署并控制国际机场后,刚刚下运输机的美国黑鹰直升机和奇努克重型直升机开始在喀布尔上空连续盘旋,24小时往返于美国大使馆和喀布尔国际机场之间。
 
美国陆军喀布尔机场维持秩序
塔利班在喀布尔街头执勤。塔利班在喀布尔街头执勤。
然而,8月15日,塔利班的前锋部队出现在喀布尔城外。
 
塔利班打来电话,成千上万的美国人还没有撤离,紧急转移帮助撤离的美军人员还没有到达,甚至有些部队还远在科威特和卡塔尔。怎么办?
 
这是美国面临的棘手问题,也是其他国家的人都在等着看的大笑话。
 
然而,一个奇怪的情况出现了。
 
喀布尔同时有两支军队。他们刚刚打了20年的血战。一方面,无数塔利班部队在喀布尔街头游行,到处升起代表塔利班的白旗。一边,美国直升机轰鸣着将人们运送到机场。
 
这一时期,欧美发生了灾难性的“紧急疏散”混乱,但这是由于疏散人数太多,疏散准备过于仓促造成的。据报道,美国在阿富汗的外交使团、私人承包商、安全部门和国际援助人员多达1万人。如果加上为美国工作的各种阿富汗雇员,需要撤离的人数可能多达六七人。一万;再加上欧盟的侨民和外交使团,有更多的人退出。
 
单位美国直升机不断往返于使馆区和机场之间。美国直升机不断往返于使馆区和机场之间。
塔利班没有在空中劫持美国直升机,也没有袭击美军临时驻扎的武装区,包括使馆区和机场区。
 
就这样,塔利班和美军在喀布尔“互敬如宾”,谜团自然引发各种猜测。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双方之所以没有冲突,是因为美国国务院通过卡塔尔向塔利班“直接求情”,要求美国安全撤出所有公民。作为交换,美国承诺不干涉阿富汗的政权更迭。
 
2.美国做出了哪些承诺?
 
美军和塔利班之间的默契没能阻止恐慌的蔓延。
 
8月15日深夜,由于恐惧,喀布尔机场跑道上终于爆发了大量逃难人群。据NBC直播报道,由于推锡阻碍了美军主导的撤离行动,喀布尔机场的民航起降被美军接管冻结。一时间,谣言四起,人们谣传塔利班即将袭击机场,引起人群极度恐慌。所有人都把我推进空桥,甚至直接闯入机场跑道强行登上飞机。有零星的人直接拉行李堵住了。在起降跑道上,他们向美军哭诉:“如果我们逃不掉,就没人能活着出去!”
 
混乱无序的局面迫使美军打开人墙,防止失控的阿富汗平民影响各国外交使团和贵宾的撤离。经过各种安抚和疏散,局势暂时得到控制。然而,混乱已经成为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这严重扇了美国一记耳光。
 
《纽约时报》17日头版。《纽约时报》17日头版。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大约3500名美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仍在机场等待撤离。根据华盛顿的指示,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和所有美国军队还需要72小时才能离开该国。没有人能保证未来几天是否会再次恶化。
 
作为最后的手段,美国把这种默契变成了一种公开的协议,以安抚慌乱的民众。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已与塔利班达成协议,确保从喀布尔机场撤离时不会受到干扰。该协议是由塔利班高级官员和弗兰克·麦肯齐将军在卡塔尔多哈谈判达成的。
 
麦肯齐,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
麦肯齐是美国陆军中央司令部司令,也是美国陆军最高级别的官员之一。他亲自出现与塔利班谈判,是对塔利班政治影响力的认可。
 
五角大楼发言人约翰·柯比16日告诉记者,他不会讨论麦肯齐谈判的细节。“但我可以告诉你,在与塔利班领导人的讨论中,将军非常明确和坚定地表示,对我们人民的任何攻击或我们在机场的行动都会很快得到非常强烈的回应。”
 
美军如何做出“有力回应”不再是公众关心的话题。如果美国军方能够做出有力回应,它就不会遭受如此丑陋的失败。每个人都关心美国在协议背后付出了什么。
 
“作为交换,美国承诺了什么?为什么处于有利地位的塔利班白白给了美国一条安全通道?”有网友问了这个问题。
 
“我们还有很多JDAM(联合直接攻击弹药)库存,”有网友回答。
 
“是的,美国可以让塔利班付出沉重的代价,但你不能在JDAM上撤离。塔利班现在有足够的大炮从远处炸毁跑道。
 
在众多猜测中,其中之一就是美国向塔利班支付了大量现金,以换取塔利班的承诺。
 
比尔·斯蒂尔发布的视频封面
美国保守派作家比尔·斯蒂尔说,拜登搞砸了一切。现在塔利班拥有大量美制武器,包括高射炮和防空导弹。它可以决定是让美国人离开,还是击落满载美国人的飞机。但事实并非如此。很可能是拜登派了一架装满现金的飞机去喀布尔贿赂塔利班。第三,美国正在花费宝贵的外交资源
 
其实所谓的“派一架装满现金的飞机贿赂塔利班”,与其说是为了揭露真相,不如说是故意激起民众对拜登的愤怒。
 
尽管失败了,但在美国仍然有很多手段,所以没有必要用现金行贿。
 
一位熟悉情况的美国官员16日通过CNN表示,阿富汗中央银行的大部分资产不在阿富汗。另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表示,塔利班无法获得阿富汗政府在美国的资产。
 
但是美国的贡献是肯定的。
 
《纽约时报》此前的一篇报道称,美国首席特使扎尔迈·哈利勒扎德(Zalmai Khalilzad)与塔利班进行了谈判,要求塔利班在即将到来的喀布尔战役中保留其大使馆。
 
哈利勒扎德希望说服塔利班领导人,如果该组织希望从美国获得财政和其他援助,作为未来阿富汗政府的一部分,美国大使馆必须保持开放和安全。
 
这里的财政援助显然是“钱买路”。
 
现在,美国大使馆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撤离到喀布尔国际机场,但只要人们一天不离开阿富汗,他们就必须继续为这条路买单。
 
这笔钱可能真的要付了。这么多美国人聚集在喀布尔,比美国驻伊朗外交官还多。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美国大使馆被占领,52名美国外交官和平民被扣为人质。这场长达444天的人质危机一直持续到1981年1月20日。这直接导致了时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伦的失败。
 
“幸好他们没有开启劫持人质模式。这将把一场惨败变成一场真正的灾难。”有网友评论了美国和塔利班达成的协议。
 
除了“买钱”,看看美国国务卿布林肯(blinken)最近几天打来的电话,就能看出阿富汗为美国消耗了多少外交资源。
 
15日,布林肯与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法国外长勒德里安、德国外长马斯、挪威外长塞里德就阿富汗安全局势交换了意见。
 
美国仓促撤军让所有盟友都陷入了对立,不满情绪高涨,所以blinken不得不打电话安抚他们。
 
16日,布林肯分别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印度外长苏杰生、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就阿富汗局势举行会谈。
 
从喀布尔安全疏散人员是blinken当天电话的关键词。
 
俄罗斯外交部的声明称,“拉夫罗夫和布林肯讨论了阿富汗国家元首逃离后的局势、现当局的解体以及正在发生的事实上的政权更迭。”“国务卿报告了美国政府在撤离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的背景下正在采取的行动,以及当前局势引起的紧急人道主义关切。”
 
印度外长苏杰生在推特上介绍了双方的会谈情况,并表示,“我与布林肯国务卿讨论了阿富汗的最新事态发展。强调了恢复喀布尔机场运营的紧迫性。我非常赞赏美国在这方面正在进行的努力。”
 
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库雷希表示,他和布林肯“都认为美国和阿富汗继续保持经济联系至关重要”。讨论了巴基斯坦促进外交使团、国际组织、媒体和其他人员和工作人员撤离的工作。”
 
至于布林肯和王毅之间的通话,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双方谈到了阿富汗的发展,包括安全局势以及我们各自为确保美国和中国公民的安全所做的努力。”blinken在推特上写道,“我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就阿富汗的发展以及我们各自为让我们的公民安全返回家园所做的努力进行了交谈。"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称,布林肯感谢中国参加阿富汗问题多哈会议,称当前阿富汗局势正进入关键阶段。塔利班应该与极端主义一刀两断,选择有序的权力交接,建立一个包容的政府,期待中国在这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美国认识到阿富汗的未来应该由阿富汗人民决定,并呼吁塔利班确保目前离开阿富汗的所有希腊人员的安全。
 
 
美国有自己的担忧,而中国当然有自己的话要说。
 
“美方不能刻意遏制和打压中国,损害中国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我们期待中国的支持与合作。这种逻辑在国际交往中从未存在过。”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电话中表示。
 
王毅阐述了中方对阿富汗局势的立场,谈到美国上届政府宣布撤销对“东伊运”恐怖组织的定义,认为美方应改变路线,为中美在阿富汗合作和国际反恐合作扫除障碍。
 
有媒体评论称,在一系列外交通话中,华盛顿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赢得了北京在阿富汗问题上与美国合作的支持,但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布林肯还与俄罗斯外长进行了会谈,俄中双方进行了讨论。
 
“不惜任何代价”也是要付出的代价。美国什么时候这样求助过?看来这次是真的急了。
 
如果我早知道这些,我为什么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