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18 14:28 的文章

中国奥委会回应称,奥运会运动员的名字是注册

针对近期杨倩、陈梦、全红禅等奥运运动员姓名商标注册申请,中国奥委会发出严正提醒,未经运动员本人或未成年运动员监护人授权,不得以奥运运动员姓名恶意注册商标,出现上述行为应及时撤回并停止商标注册申请。未成年运动员的运动员、监护人有权依法追究相关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
 
“全红禅”已被多方注册为商标,恶意抢注者可能面临信用处罚
 
来自广东湛江的14岁女孩全红婵在东京奥运会上获得女子单人10米跳台冠军。“一跃成名”后,权宏昌的名字被注册为商标,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据中国商标网查询,截至2021年8月15日,共有19个“全红禅”商标申请注册。申请人包括深圳市连州电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本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山东奥尔加饮料有限公司,以及潘、盛某东。申请日期从8月5日到8月10日。
 
其中深圳市本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申请最多,共10份申请。据天眼查APP显示,公司申请注册的商标涉及日化产品、啤酒饮料、食品服装鞋帽、教育娱乐等。
 
此外,在东京奥运会接受记者采访时,全红婵因为不理解采访中关于他性格的问题,被戏称为“兴哥”。据中国商标网统计,8月6日至8月11日,已有50件关于“兴哥”“兴哥是谁”的商标申请。
 
8月17日,深圳市连州电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金海在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社采访时,解释了为何申请注册“红蝉”零售食品服装产品商标。想到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湛江老乡全红婵,他干脆申请注册了“红蝉”商标。
 
陈金海说,他没有提前联系权宏昌征求意见,而是直接委托专业商标公司注册为代理人。据他说,申请是在洪权获得东京奥运会冠军前一周提交的,商标局的正式受理日期是8月5日,也就是洪权夺冠的那一天,“碰巧在一起”。
 
陈金海否认这一举动是抢注商标。“我不是专门做抢注商标的公司。如果想聚焦热点,申请时会注册全部45个类别(商标注册分类)。”关于结果,陈金海说,“对我来说没关系。我是先注册的,最多审核不通过。”
 
界面新闻尝试联系深圳市本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山东奥尔加饮料有限公司等商标申请人,但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对方回应。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军辉表示,公司和个人争先恐后将全红婵等奥运冠军名字注册为商标的做法,涉嫌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甚至可能造成公众认知混乱,可能损害他人在先权利或产生不良影响,不应批准注册。
 
李俊辉认为,关于商标注册中对奥运冠军姓名的保护,起止时间不应从夺冠之日起算,而应从确定成为奥运代表队成员之日起算。“毕竟,奥运代表团的运动员可能会在相应的比赛中。获得好的排名,在短时间内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那么对这些名字的商标保护也要适度超前。”
 
根据《商标法》规定,“不供使用”、“侵犯他人在先权利”、“可能造成不良影响”等多种情形均可能涉嫌构成恶意抢注。
 
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关于规范商标注册申请的若干规定》,被认定为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的申请人或者商标代理机构是“由其所在地或者违法行为发生地县级以上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认定的”。根据情节给予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商标代理机构构成犯罪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本规定自2019年12月1日起实施。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几乎所有在东京奥运会上获得关注的中国选手,如、、樊振东和苏,都立即注册了商标。追溯过去,体育明星、网络名人等并不少见。成为注册商标。4月2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何志敏在发布会上透露,2018年至2020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共驳回恶意抢注、囤积商标注册申请15万余件。
 
2021年3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打击恶意抢注商标专项行动方案》,决定从2021年3月起,集中开展打击恶意抢注商标专项行动,重点打击知名度较高的恶意抢注行为。公众人物、知名作品或者角色名称;恶意抢注他人商标或者其他知名度高、意义强的商业标识,损害他人在先权益的。
 
2019年4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决定》。修订后的条款自2019年11月1日起实施,强化了注册申请人的使用义务,明确了恶意申请注册商标违法行为的处罚措施,加大了对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的处罚力度。
 
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发布了对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9220号建议的答复函。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答复中表示,将加强商标领域信用监管,推动将当事人因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受到行政处罚的信息纳入国家公共信用信息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