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9-13 08:59 的文章

执业医师维权难在哪里?很难确定缺乏评估标准

●现实中,医疗和审美权利保护遭遇困难的案例并不少见。大多数塑料失败者在维权时都面临着举证难、身份难等问题。一些医疗美容机构要么推卸责任,拒绝提供相关材料,要么采取拖延战术。
 
●在司法实践中,医疗美容纠纷中相当一部分权利保护以消费者败诉而告终。由于缺乏配套的法律法规,即使诉讼成功,赔偿金额往往与当事人的诉求相差甚远。
 
●国家显然有必要严打整顿医疗、美容行业的乱象。但作为消费者,也要理性面对广告,不要被营销人员忽悠,盲目冲动消费。同时,在维权时也要注意方式方法。
 
□我们的见习记者张守坤。
 
□本报记者文
 
“你认为你给我带来了麻烦吗?我会让你活着离开济南吗?”
 
“打电话给市场监管局,我一个字都不满意,大嘴巴照在你脸上!”
 
“打完电话,我就放你走!”
 
近日,山东济南欢乐整形女老板刘某明殴打顾客的视频引起广泛关注。9月7日,整形机构关伟发布声明称,视频中的顾客是专业医疗团伙成员。9月9日,济南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刘某明涉嫌非法拘禁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法治日报》记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现实中,医疗审美权益保护遭遇困难的案例并不少见。据记者采访的专家介绍,除了少数医疗美容机构使用“私刑”和“死亡威胁”外,大多数整形失败者在维权时仍面临举证难、鉴定难等问题,部分医疗美容机构要么推卸责任,拒绝提供相关材料,要么采取拖延战术。在司法实践中,由于缺乏配套的法律法规,即使诉讼成功,赔偿金额往往与当事人的诉求相差甚远。
 
医疗乱象层出不穷。
 
纠纷突然增多,维权困难。
 
“相信我,你会变美,不相信我,你的情敌也会变美。”“没有美丽的外表,没有人在乎任何有趣的灵魂。”“如果你相信我,你会有机会的。如果你不相信我,请继续变丑”...
 
记者发现,目前电梯里的医美洗脑广告开始淡去,但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文字和图片编织的面部焦虑还在持续。最常见的就是把一张长相普通或者外貌有一些缺陷的人的照片和一张长得好看的人的照片放在一起,然后加上一些暗示性的话,比如长得好看的人在职场上很容易“躺赢”。
 
《2021中国职场女性洞察报告》显示,职场女性中有超过50%存在面部焦虑,90后面部焦虑比例最高,达到60%。此前,有媒体对全国2063名大学生进行了面部焦虑话题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9.03%的大学生存在一定程度的面部焦虑。
 
中国整形外科协会美容医学教育与管理分会副主任、北京市织金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岑燕告诉记者,目前医疗美容广告存在诸多乱象,部分医疗美容机构在广告中夸大其词,是造成容貌焦虑的重要原因。
 
记者通过搜索发现,Joy整形名为“山东沃德Joy医疗美容有限公司”,其实际经营范围不包括整形美容。根据《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Joy整形可能不具备医疗美容资质。此外,济南市卫生健康委网站也未发现“欢乐美容整形医院”。
 
在医疗和美容行业,这种情况并不罕见。《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具有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有1.3万家,而非法经营的医疗美容门店数量超过8万家,合法医疗美容机构仅占行业的14%。在合法医疗美容机构中,仍有15%超范围经营。
 
一方面是颜值经济的普及,忽视医美;另一方面,是医疗美容领域越来越多的混乱和纠纷。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官网发布的全年受理投诉统计数据,2015年医疗美容类投诉483件,2020年达到7233件,增长近15倍。此外,在医疗美容纠纷中,消费者的权利保护往往非常被动,相当一部分医疗美容纠纷中的权利保护以消费者败诉而告终。
 
在拥有18万人关注的百度贴吧里,有成千上万的帖子讲述着自己因为想要变美而走过的弯路。有人曝光了整容失败的素颜照片,“几万块钱长了个猪鼻子”“我打水光针脸都烂了”“我的眉毛留了两个疤”;有人用言语指责自己被医疗、美容机构欺骗,包括整容贷款、各种手术失败。
 
曾代理多起医疗美容纠纷的福建英坤律师事务所律师丁业山告诉记者,消费者在医疗美容事务中维权成功并不容易。
 
“因为市场上充斥着假药打针和黑诊所,消费者不小心可能会掉入陷阱。更有甚者,很多消费者在接受医疗美容服务时,没有与医疗美容机构签订相应的服务合同,合同中也没有明确约定具体的服务标准或服务效果,或者病历、告示等病历资料没有保存,有的甚至使用化名接受医疗美容服务。一旦发生纠纷,消费者难以证明其与医疗美容机构存在服务合同关系,医疗美容机构未达到承诺的服务效果。”叶山说。
 
缺乏相关的评价标准。
 
很难确定它是否失败了。
 
喜悦整形事件曝光后不久,今年9月10日,来自四川成都的王女士表示,她在做CT时发现左右乳房不对称,怀疑2020年8月在成都美展美整形医院做的隆胸手术将假体进行了翻转。后来她去医院维权,医院拒绝承认,说只有解剖才能证明。王女士称,她在维权时被医院工作人员殴打,导致脑震荡、眼睛发红和多处受伤。医院工作人员回应说不知道这件事。
 
近日,记者在市民评论中随机抽取了5家医疗美容机构,以咨询客服是否为美容师。在谈到遇到事故如何处理问题时,各机构都表示操作严格按照程序进行,一般不会出现问题。当记者反复提问时,客服一直在兜圈子,没有一家医疗美容机构正面回应这个问题。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当事人表示,医疗美容机构最常见的态度就是“先敬后让”。
 
曾在上海某整形机构做过隆鼻手术的李小姐告诉记者,手术前,整形机构的工作人员承诺不会有问题,并吹嘘了手术结果。同时,她表示即使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也会全额退款和赔偿。但手术后,李女士发现自己的鼻子歪了,低头看自己的两个鼻孔很奇怪。我再去整形机构的时候,对方已经失去了之前的热情,几次拒绝退款和赔偿。后来对方连脸都没露。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除了此前双方口头承诺未以相应法律形式固定外,消费者维权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判断医美是否失败的标准,医美服务给消费者造成的部分损失难以量化。
 
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华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邓告诉记者,一般医疗行为是过程义务,而不是结果义务。判断一个医疗行为是否应该承担侵权责任,主要是看该医疗行为是否符合我国专业人员的诊疗标准。至于最终结果,医生也不能完全保证。然而,除了医疗,医疗审美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消费行为。医疗结果是基于求美者的标准还是医生的标准,这是非常主观的。比如在同一个操作中,消费者觉得自己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标准,但是在别人眼里,操作已经很成功了,只是因为消费者的基本条件或者自己的意见没有达到自己的标准,这在实践中带来了很多争议。
 
叶珊表示,在诉讼维权中,消费者往往需要通过鉴定来证明自己的受损程度,但目前我国对于医疗美容并没有人身损害的鉴定标准,难以认定医疗美容是否达到了预期效果,医疗美容服务是否对消费者的容貌造成了损害。目前,人身伤害案件的鉴定往往参照《人身伤害伤残程度鉴定标准》办理。对于未造成器官畸形或肢体功能障碍的损害,即使消费者认为外观受到影响,鉴定机构也难以判断损害程度。
 
即使他们赢了官司,消费者得到的赔偿也往往比预期的要少。
 
丁山解释说:“如果消费者的伤害经鉴定机构鉴定后未能构成伤残等级,对于消费者主张的外观、精神损害,将难以计算相应的损失金额。在医疗美容纠纷中,如果消费者自身的过错也是造成损害的原因之一,那么在诉讼中,法院可以综合考虑医疗美容机构和消费者双方的过错程度,决定各方应分担的责任比例。比如,消费者出于贪婪选择去非正规的医疗和美容机构接受服务,或者相信来源不明的药品和器械。"
 
“如今,整容的成本极高,与医疗成本不符。但是,当医疗失败时,赔偿将按照共同侵权标准来衡量。比如,在我国有关人身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中,对于造成残疾、精神损害的赔偿如何计算有一定的标准,但这一标准最初适用于普通侵权案件。对于在美国求医的人来说,整形手术失败带来的精神痛苦和康复成本是巨大的,但目前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专门的法律规范,导致赔偿较少。”邓说。
 
解决医疗美容机构乱象。
 
行业管理有待加强。
 
维权困难重重,行业管理亟待加强。
 
8月27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医疗美容广告实施指引(征求意见稿)》,规定医疗美容广告为医疗广告,广告主必须依法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方可发布或委托发布医疗美容广告。发布医疗美容广告,必须依法取得或者查验《医疗广告审查证》,并按规定予以发布。同时重点打击制造“面部焦虑”,利用广告代言人推荐医美,通过介绍健康养生知识变相发布医美广告。
 
邓认为,一种医疗和审美行为是否恰当,只是供医疗和审美专业人员评估可能出现的问题。“我处理过这样一个纠纷,消费者因为耳朵畸形做了手术,我们的耳朵都是长向后的,但是医疗美容机构做的耳朵是向前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正常的耳朵。但在同行评议中,有人说耳朵的大致形状是可以得到的,只能根据患者的体质和目前的医疗水平来实现,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国家出台相关评价标准,建立第三方中立评价机构尤为重要,不仅要包括医疗、美学专业人士,还要包括其他领域的专家和普通个人,否则对消费者太不公平。”
 
国家打击整顿医疗、美容行业乱象,显然是必要的。但作为消费者,也要理性面对广告,不要被营销人员忽悠,盲目冲动消费。
 
邓表示,除了加强医疗美容行业的监管和自律,消费者还应该寻找正规、合格的机构和医生,不要轻信所谓朋友的介绍。“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官网的‘医院执业注册’和‘医疗卫生人员’查询门户网站,可以看到医院和医生是否具备相应资质。正品药品有国家药品监管码,可以登录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部分城市推出小程序,在微信上查询正规整形机构。此外,一旦发现非法医疗美容机构,媒体也要及时披露,提醒大家注意。”
 
同时,消费者在维护自己的医美权益时也要注意方式方法。
 
李岑燕说,她在医疗美容维权中遇到过很多“医疗烦恼”,比如在医疗美容机构的诊室拉横幅、聚众屏蔽医疗美容机构正常业务、在网络论坛发帖、四处传播医疗美容机构负面评论等。,并采取各种措施阻挠医疗秩序,扩大事态,对医院造成负面影响,对医院施加压力以谋取利益。
 
“有些医疗纠纷是针对医院的毫无根据的索赔。事实上,医院可能没有错。这不仅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也损害了真正维权者的利益。发生纠纷后,如果协商或者其他方式不成,应当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李岑炎说。
 
山建议,鉴于通过协商解决纠纷比通过诉讼程序解决纠纷更简单、更快捷、更经济、更及时,当消费者与医疗机构发生纠纷时,消费者可以选择与医疗美容机构协商解决纠纷。同时,在谈判过程中,应注意保存相应的沟通记录,并固定相关证据。双方协商不成的,消费者可以向卫生和市场监管部门举报投诉。医疗美容机构从业人员有违法行医、销售假药行为的,消费者可以直接向公安机关举报,追究违法行为人的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