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8-25 23:04 的文章

社会民主党的支持率超过了联盟党。哪些因素将

 
 
这是15年来社会民主党首次超越联盟党。
 
随着德国联邦议院选举进入一个月倒计时,各党派竞争日趋激烈。
 
上周社民党支持率追平联盟党后,民调机构Forsa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社民党支持率(23%)略超联盟党(22%),这是社民党15年来首次超越联盟党。
 
针对目前的选举形势,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的高层领导人纷纷发声。24日,基社盟主席索德尔在网络研讨会上表示,目前的民意调查尚未反映基社盟为竞选所做的全部努力。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教授吴慧平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联盟党选举形势不佳的主要原因是该党总理候选人拉什特在洪水期间表现不尽如人意。连日来,包括拉什特在内的一批政党领袖的失职和执政能力遭到攻击,也直接影响了联盟党的选举形势。但是,现在讨论社民党在大选中获胜的结果还为时过早,有必要继续观察竞选活动的变化和民意调查的趋势。
 
 
 
联盟党在财政和税收领域攻击社会民主党
 
面对支持率下降的困境,联盟党高层一方面站在拉歇特的平台上,呼吁党内团结;另一方面,他们也在攻击社会民主党。
 
索德尔在24日的会议上表示,如果社会民主党领导联合政府,将在财政收入领域对德国产生不利影响,不仅会使德国放弃长期平衡预算,还会给富人增加更多的税收负担。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由于大规模借贷,德国联邦政府2020财年的财政赤字达到1892亿欧元。这是德国政府自2013年以来的首次赤字,也是德国统一后30年来的最高预算赤字。
 
吴慧平认为,索德尔之所以在财税领域抨击社民党,是因为两党在这一领域存在较大分歧,涉及选民切身利益。
 
财政收入方面,联盟党主张实行低水平、简单的税制,努力减轻企业负担,反对放松债务制动机制,主张尽快恢复被疫情打破的财政收支平衡。社民党一直主张通过开征财产税、提高公共投资水平来增加财富再分配,因此有必要放松严格的财政纪律。
 
"产生这种分歧的原因在于双方的想法不同。"吴慧平进一步解释,“德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联盟党强调‘市场’因素,为提高企业竞争力创造政策条件,有很好的留钱方式,担心社民党失去稳固的家庭。作为一个老式的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更加强调社会市场经济中的“社会”因素。尤其是党在长期低迷的情况下,重拾传统的社会公平特征,努力通过公共投资扩大内需,而不是拼命地攥紧钱袋子。”
 
联合党和社会民主党之间关于财政和税收问题的辩论一直让选民的神经波动。根据《德国人》杂志的民意调查,德国人最关心的问题是疫情、气候、移民和贫富分化。
 
专家:预计接下来的三个因素将主导选举
 
德国联邦议院选举逐渐临近。在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竞争激烈的背景下,未来大选将由哪些因素主导?在这方面,吴慧平认为,三大因素,即政党本身的表现、疫情的进展和外部环境的变化,预计将主导选举的发展。
 
在政党表现方面,吴慧平认为,从联合党方面,要淡化候选人带来的负面影响,突出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特色。
 
上周末,当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支持拉歇特时,她说:“我们的党是拉歇特所有行动的指南针。在我执政期间,无论欧元危机还是能源转型,联合党领导联邦政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其次,吴慧平表示,疫情趋势和民众对防疫政策的接受程度也将影响未来的选举。
 
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近日表示,德国正式进入第四波疫情。德国政府计划从10月起停止向所有人提供免费的新冠肺炎检测。根据民调机构Forsa的数据,右翼民粹主义政党Chosen Party的支持者对上述建议的反对力度最大,反对比例为55%,远高于其他政党。
 
第三,吴慧平认为外部环境的变化会对大选产生一定的影响。近日,针对阿富汗局势和可能出现的难民涌入问题,默克尔和拉歇都表示,要从2015年的难民危机中吸取教训,在阿富汗及周边国家提供必要的援助,防止大量难民再次涌入欧洲。另一方面,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伯克说,他应该接受尽可能多的阿富汗难民。
 
“这一直是主导选举的国内问题,但阿富汗局势的突然变化直接增强了外交问题的重要性。反对党纷纷抨击政府对阿政策的失败,尤其是以社会民主党为首的外交部和以CDU为首的国防部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如何进行危机管理,也考验着两大政党的执政能力。如果情况进一步发酵,进而给欧洲带来新一轮的难民问题,后续的影响会更大。”她说。
 
展望未来的选举结果,吴慧平认为,如果社民党赢得选举,与绿党和左翼党组成红、红、绿政府,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黑、红、黄组合将成为可能的选择。
 
“然而,现在讨论社会民主党赢得大选的结果还为时过早。绿党一度暂时超过了联盟党,但现在落后了5个百分点左右。”她说。